草莓糖9593

一起来搞糖 微博@草莓糖9593

灰色 (CH5)

CH5 

闵玧其感动了。或许这种被打动,更多的,源自于理解。

他曾经,很不像自己的,认可,更精确来说—轻轻地又真切地喜欢过某个人,相信某个人是自己的命中注定。或多或少的,这孩子此刻对他抱有那样的心情吧。几年前心意没能好好传递的烦闷和难以言表的怨气又浮上心头,无论如何,都不忍心拒绝。 

—相处一段时间,让他看见真正的自己,让他自然而然不再喜欢,似乎是比马上拒绝更好的解决方法。

 “柾国,这些日子我看着你一步步走向成熟,我知道你长大了,我自然会尊重你的想法,也不质疑你的真心。”田柾国留意到闵玧其用了“我”而不是“哥”的表述,隐隐期待着接下来的内容。

 “从我们认识以来,我当你是自家亲弟弟,一直护着你。那,接下来我们以平辈的身份相处一段时间怎么样?你可能会发现我并没有那么温柔,发现我是个很难相处的人,你可能会发现喜欢的闵玧其不是真的…” 

听者伸手把唠叨个不停的男生禁锢在怀里,把自己的微微发热的头埋进对方宽大又瘦削得硌人的肩膀。 “好的,哥,玧其,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我也可以保护你。” 


SUWAG公司。 

“果果果果,玧其哥接受你的告白了?!” 

还没轮到自己录音的金泰亨缠着过来给闵PD探班的田柾国,被压倒在沙发上的田柾国发力把身上的巨型金发犬推开,又凑近后者的耳边,“哥!小声点!” 

【刚刚跟着你顺了下玧其哥的头发,被玧其哥寒冷的视线深深伤害了…为什么你这样做玧其哥又没反应!对了你刚刚直接叫了他的名字!快和我详细说说】金泰亨打开手机备忘录噼里啪啦敲了一堆字给田柾国看,又狐疑地瞄了眼屋子里弓着背戴着耳机,注视着玻璃里面的郑号锡的另一方当事人。

 【只是没有被拒绝而已,路还长着呢。何况有南俊哥在,唉,总觉得不踏实】 

【南俊哥?你多虑了吧。我听硕珍哥说过,南俊哥和女孩子交往过,一个学妹,颜值很高的…重点是,那会儿南俊哥和玧其哥已经认识很久了】

 田柾国立刻站起来把手机的主人拉拽出了录音室,关上门走了十几米,问,“交往的事是什么时候?”

 “我没问那么细呀,再说了,可能硕珍哥也忘了吧,和南俊哥关系最好的不就只有你家玧其哥了…”

 “那好吧,哥你回去吧,怕等下玧其找不到你了。万一他问起我,就说我去郑老师那儿练习编舞了。”田柾国认命地说。

 “哎一古,你这玧其玧其的,说得可真习惯”泰亨走之前打趣道。 

“我在心里早说了一千万次了拜托”

 “行了行了,忙内别在哥面前秀恩爱~”

 “两情相悦才叫秀恩爱啊…” 小孩独自对着空气喃喃自语,若有所思。


 “泰亨,你过来听听看号锡的这句”

金泰亨回到录音室正好赶上了闵玧其的召唤, 乖乖地坐到控制台前,戴上耳机用心听着,却唯独不敢抬头看里面唱歌的人。

 果然前几天晚上一个冲动发泄的情绪真的好羞耻,想收回来嘤嘤嘤…明明是自己和智旻之间的事情,却害得号锡哥立场那么尴尬…

 “有觉得哪里不对吗?这里,是不是有个停顿会好一点?”闵玧其用笔指了指桌子上的纸。

 “好像是的诶,让号锡哥这样子试试看?“

 “嗯” … 

“你怎么不和他说啊?传声按钮离你最近”—闵玧其

 “哥,我按着,你来说吧”—金泰亨小心翼翼状 

'这两个人有问题。'闵玧其心想。'满足于当朋友不就挺好的吗,生活并不需要那么多的狗血。就像自己对金南俊那样,现在摆正心态了,可谓海阔天空。'

灰色 (CH4)

CH4

“那你呢?朴智旻,你喜欢号锡哥吧?和号锡哥总是那么的好,他生日还专门偷偷买了他最心爱的鞋,你什么时候那么用心地给我买过礼物呢?” 

金泰亨越说越气,心像是被凿开了一个洞,委屈和酸涩喷涌而出。 

朴智旻无奈极了,有些后悔一时冲动的质问,但他希望金泰亨能给他一个否定的答案,虽然这个小傻瓜估计连爱情的喜欢和友情的喜欢都分辨不出来。 


早就买完水在便利店门口站了许久想假装没听见两人对话的郑号锡,实在受不了这无止尽的沉默了,上前几步,劝到“泰亨啊,我和智旻之间绝对是单纯的友谊,我喜欢他就像喜欢你和柾国一样,下次我监督智旻,让他给你买最赞的生日礼物,别生气了” 

金泰亨却似乎更加难过了。他在意朴智旻和郑号锡的关系好。他讨厌朴智旻对所有人一样的好,他也讨厌郑号锡对朴智旻特别亲近,还亲口说,对大家都一样的好。 同时被众人标榜单纯善良的他也很为这种不见的光的负面想法感到羞愧…


宿舍。 

金泰亨睡前难得地特别安静,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赖在下铺的朴智旻床上撒娇说不想上去了,我们一起睡吧。 

朴智旻洗完澡擦着头发走到床边,给金泰亨顺了顺毛,说:“泰泰,我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了,号锡哥只是哥哥而已。” 

佯装熟睡的金泰亨睁开了眼睛,看着朴智旻。

他红肿的双眼让朴智旻心疼。 “泰亨也最喜欢我吧?直到我们变成老爷爷,都最喜欢彼此吧。” 

两个人不止一次说过,要一起变成老爷爷,让友情长长久久。但,被加上了“喜欢”二字,金泰亨感到似乎一切没那么简单... 他不合时宜地想起郑号锡,他号锡哥是那么的敏感又坚韧,那么的温柔又帅气,明明是消极多虑的人,却又扮演着给弟弟们带来希望的角色…每次号锡哥在不安害怕或是要哭了,他都能感觉得到…如果能成为号锡哥最喜欢的人,如果他能成为号锡哥的依靠……这样就好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无法接受一个“最”字把自己和朴智旻套进一个小圈子里,而把郑号锡排除在外。 

金泰亨其实不傻,他懂得,若不能像对方那般付出百分之百的真心,理解不了对方那种迫切的心情,就不应该作出让人误会的回应。 

泰亨盯着天花板安静的样子传递了不安的讯息,朴智旻犹如等待宣判似的僵直站立着。发尾的水滴掉落,渗入他的衣服,凉凉的。但他是热的,双耳发红,紧张又焦虑。直到此刻,他才知道自己对金泰亨是有占有欲的。自己对金泰亨的喜欢,不只是比对别人多了一点点。不是那种拿得起放得下的心动,而是已经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落地生根的迷恋和牵挂… 

朴智旻发现自己竟承受不了和自己愿望相悖的回复,便只好放弃对两人关系处于何种程度的一次艰难的揣测。

 “我们泰泰,很困吧?晚安了。明天可不许再闹别扭了喔!” 他柔声说完,顺手把泰亨床边快要掉下来布偶重新挂在木质护栏上,那是去年圣诞他们在游戏厅赢来的礼品。'今年圣诞也会一起过的吧' 他这样想着,心情又明亮了些。 


此时 汉江边。

 “说吧,喜欢我的理由。”闵玧其把涂好酱料的羊肉串递给身边的小兔子,边故作轻松地问到。 

经历过的人都懂,喜欢一个人,并不能像对付文科主观题一样清晰罗列出个原因和过程。 

闵玧其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他希望得到他人的肯定,甚至是瞻仰。他自我厌恶的一面也同样不自觉地渴望得到他人的谅解和接纳,即使他无法做到完全的自我认同。而从感情这方面来说,闵玧其没有与对方情投意合就此双宿双飞的想象,但又想确认对方是认真的,并非“撩完就跑”,他不甘愿做被动的一方。

 可是他忘了,若尚未投入感情,又何来的害怕被动一说?

 “哥喜欢音乐的理由是什么?” 田柾国的视线从手中香气四溢的肉串转移到闵玧其在烟雾中变得朦胧的脸,短暂的对视过后,看着他哥小小的耳垂上挂着的金属耳环,换了平语继续说到:“你存在的一切,我都喜欢。你的容貌,刚好是我喜欢的,你的嗓音,刚好是我喜欢的,你的音乐,刚好是我喜欢的,你偶尔把死的说成活的那些没有道理的霸道,也是我喜欢的…或许,因为这些是你的,是与你有关的,所以我才喜欢。”

 闵玧其抬眼,看见小孩的眼睛,清澈又干净。在黑夜里,仿佛熠熠生辉。

 “…不过,这因果关系,这些刻意去寻找的客观解释,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也许还有没有止境的未来,田柾国喜欢闵玧其。 哥,认证我的感情吧,就算不马上接受也好,至少,不要逃避吧。”

「兩個乖B同埋哥哥仔一齊沖涼玩泡泡」




 
哇 其其哥哥皮膚好好啊 


哥哥講嘢個樣好得意呀 


哥哥又有啲怕羞喎⋯


哥哥成日都係咁  明明都幾天真下 又一直諗住保持Swag喎


不過 無論點都錫晒佢啦


真係好開心吖! 


下次共浴 就一定要 嘿嘿嘿 ⋯⋯⋯


                                      (泰&果內心

灰色 (CH3)

CH3
金南俊开着车在餐厅附近兜兜转转,烦得差点一大力就把驾驶室哪个按钮给按毁了,终于发现了一辆车准备驶离停车位。
“哥,你先下去吧,帮我看着倒车。”
玧其点点头,松开安全带,下车走到了路边人行道上。
“南俊呐再退后半米…”“可以了,停。”
金南俊在锁车,闵玧其便把视线拉远了,眯起眼,夕阳暖烘烘地拍在他苍白的脸上。
'很久没有和这个世界产生交集了吧'他这样感慨着,深吸一口气,睁开了眼。
田柾国这孩子无声无息地站在他面前。
公司公开他们的资料后招来了私生饭的现象,不知是喜是忧。一旦决定当idol,就没有能卸下担子的时候了。于是,许久不见的他穿着黑色的宽大卫衣,戴上了帽子,刚拉下的白色口罩被搁在下巴的位置,却丝毫掩盖不住他的帅气。
闵玧其转身就走。
“哥…”田柾国想跟上,却被带着酒窝笑的金南俊拉住了,“柾国啊,这么久没见哥,怎么就只和玧其哥打招呼呢?”
“南俊哥,玧其对你说了吧?我向他告白的事。”
金南俊牌温暖大地的笑容僵硬了。
这小子,成年没几天,就没大没小了?难到平日的乖巧温顺都是伪装的?还是,在关于闵玧其的事情上,他一贯有着非比寻常的成熟想法…
“哟,Wuli果子和南俊在等我们吗?先进去吧,泰亨临时拉着智旻去买草莓蛋糕了,呀草莓星球来的么…怎么天天吃草莓”随着号锡的加入,两人的对话无疾而终。


晚饭的气氛很热烈。童心未泯的金硕珍和三个忙内相见恨晚,玩得不亦乐乎。闵玧其坐在长桌末端,托着下巴看着他们,有时微微笑着,有时仅仅在发呆。
夜幕降临,店里面的灯光偏暗,金黄色的灯泡从天花板零散地垂下,暧昧不明。老板金硕珍不愧是他欣赏的人,装修风格也很符合他的取向。
闵玧其又开了一瓶酒,安静地喝着。他喜欢这样,和熟悉的喜欢的人在一起,又没人强迫他成为其中的焦点,甚至,大家不要求他说很多话。他离家多年,与热情单纯的金泰亨相反,他和家人分外疏离,并没有被宠爱与宠爱他人的经验和习惯,因此总有意无意地拒人于千里之外。他突然又开始讨厌自己,讨厌自己固执选择的路,讨厌自己无法表达情感笼络人心的愚笨,讨厌自己锐利的棱角;他突然前所未有地感觉到噬骨的寂寞,而他只能在寂寞中存活…
“玧其哥,你还好吗?”离闵玧其最近的郑号锡感受到了他的异样,看了玧其一眼,看见对方发红的眼眶,便抬手轻抚玧其的后脑,表示安慰。
“我没事”玧其吸吸鼻子,伸手把号锡的手拿了下来。
闵玧其咳了几声,驱散了乱七八糟的思绪,举起酒瓶站起来,咧开嘴露出牙龈地笑着,“大家干杯吧!预祝我们号锡智旻泰亨柾国 大发!”


9点半,大家准备各自离去。
“你们先回宿舍吧,我有话要和玧其哥私下说” 田柾国盯着被手机挡住了一半脸进入无人之境的闵玧其,一边对泰亨他们交代。
“我们可以等…”智旻闻言,用并不重的力气却很是夸张的动作拍了拍金泰亨的屁股,抢着说“嗯好,我们先走了,你注意安全,晚了就打车吧。”

“呀朴智旻,你刚刚干嘛我不让我说下去?等一等果果不行吗?”
“泰泰你看不出国儿对玧其哥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吗?我们在场不太好…”
“诶?就是说,果果喜欢玧其哥?那玧其哥呢?也喜欢田柾国?”
朴智旻停下了脚步。
“金泰亨,我想问你很久了,你是不是喜欢玧其哥?”


———————————————
我本来是想写霜花95三角的 没想到突然不受控制搞飞咻了
也许是伪飞咻 毕竟不舍得虐你泰啊啊_
and ending南糖是必须的
设想中南糖是slow burn很久然后突然戳破窗户纸那种…

以上
谢谢之前和未来(如果还有的话)给我点赞的宝贝们 笔芯

灰色 (CH2)

CH2 

金南俊彻夜未合眼。 

事情降临到了自己头上,才发现多年来被兄弟们戏称的“大情圣”这个名号是bullshit。 

原以为默默陪在玧其身边,两人自己的距离比他与其他人都近一些,就是最好的了。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因素存在。 

倒不是认为闵玧其会喜欢田柾国喜欢到两个人一拍即合马上交往的程度。 

而是,喜欢的人,被别人喜欢着,而且现在是明着喜欢,正常人都会产生焦虑和无助的情绪。 

金南俊第一次感觉,眼前一片都是灰色的,都是迷蒙的,看不清自己与闵玧其的关系,看不清闵玧其和田柾国的关系,甚至对于弟弟们的情感纠葛,作为十足的旁观者,也是看不清楚的。 


金泰亨和朴智旻是SUWAG公司的练习生。此时晨光微熹,两人却是刚结束月末测评前疯狂的舞蹈练习,准备回宿舍洗漱换衣服,再像睡了个饱觉一样回到公司。

 在激烈的竞争中,大家都暗地里着努力着,而表面上又云淡风轻,希望得到旁人的称羡:比起后天的付出,他天生就如此优秀。

 两人汗津津地躺在地板上。朴智旻翻了个身,侧躺着,看着泰亨,说“泰泰,要不把冷气关了吧,出了汗容易感冒。” 

“呀西,关了就要闷死了。智旻你冷吗?” 

朴智旻佯装很冷地缩了缩身子。

 “好吧,我去关掉。”泰亨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滴”的一声过后,偌大的舞室随着空调机器往外送气的声音消失而变得寂静。 

泰亨重新躺下来,挪了挪,手搭在智旻的腰间,像猫一样地抱住了对方。

“好累呀,智旻尼,我们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会改变呢…”

 “会好的,泰泰。号锡哥说,公司已经在筹备今年底出道的事情了。”

 泰亨还想说什么,智旻轻轻吻了吻泰亨栗色的发,说,“出道名单里面会有我们的,别担心。” 


智旻和泰亨像往常一样一前一后爬上公寓楼狭窄的楼梯,看见一个穿着纯白大T的男生背对着他们,站在宿舍门口,脚边还有一个24寸的黑色行李箱。

 “请问你是…” 随着那男生转过身子,泰亨瞬间展现了极度的兴奋,“呀!果果!你今天搬过来怎么不提前通知我?啊…对了,这位,长得很可爱的家伙,叫朴智旻,是我最好的同岁亲故”

田柾国乖巧地鞠了一躬,“智旻哥好,我叫田柾国。”

 被亮晶晶地兔子眼注视着,易害羞的智旻有些不自在。“国儿你好,听泰亨说你是今年audition第一名呢,今后多多指教了。”

 “艾古你们别那么拘谨啦,快进去收拾收拾,等下一起去吃早餐吧。”泰亨把两只手臂分别夹在智旻和柾国的肩膀上,三人一起进了屋。


没过几天,田柾国正式与SUWAG签约且得到了PD的保证— 如无意外,他会和泰亨、智旻以及号锡前辈一起出道。

除了本想着要熬个几年没想到一进公司就准备出道的田柾国一脸懵逼状,泰亨和智旻两人高兴坏了,郑号锡是出道的必定人选,现在终于确定喜欢的弟弟们今后能和自己一起活动,也是松了一口气。

大家商量着叫上南俊、玧其和硕珍三位哥一起庆祝,金硕珍作为金泰亨的亲哥,和玧其南俊熟识,但没见过其他人,也可以趁此机会认识认识。


 闵玧其正在家里睡觉,厚厚的双层窗帘隔绝了阳光,一片灰黑,似是与世隔绝。 枕头边的手机突然响起刺耳的铃声,“Fuck” 他打开了床头灯,拿起手机。

 “泰亨啊,什么事?”

 “玧其哥?是哥吗?哥的声音怎么这样?”

 “不是你干嘛打来?老子在睡觉,有话快说。”金泰亨总有三言两语就把闵玧其给撩炸毛的本事。

 “对不起啦,哥。是这样的,我们的出道终于敲定了,我和智旻、号锡哥,还有刚加入的果果,四个人一起…” 

听到“果果”,闵玧其心猛的被敲了一下。

 “…所以,我们就约在今晚在硕珍哥的餐厅聚一下啦,哥会来的吧?哥,在听吗?”

 “喔,知道了,挂了”

 闵玧其把自己上半身重新埋进了被子,睡意却再也没有了。 

今晚就要见到田柾国了,也不知道他会说什么。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他也不会做什么吧。干脆趁这个机会破了冰,两个人也不可能一直不见面,他也不可能一直逃避下去。 

闵玧其捡起摆在床边的熊本熊,抱在了怀里。

灰色 (CH1)

CH1
闵玧其为了赶曲子,又在自己租的公寓里面呆了将近一周没有出门。

闵玧其是韩国数一数二的名校的音乐系研究生,害怕吵闹的他一入学就搬离了学校的集体宿舍,在交通还算便利的地方租了一房一厅的小公寓。房间经过改装成了闵天才专属作曲圣地,自己则睡在客厅,或者偶尔直接两眼一闭躺在作曲室的沙发上。

关闭手机的飞行模式没多久,金南俊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玧其用醉酒嗓随便应着,边弯下身子单手去捡地上的废掉的手稿。

 “哥,曲子写得怎么样了?今天周五,我请哥去吃烤肉吧?”

 “大体上弄好了,恩,正好,带demo出来让你听听,给些意见” 

金南俊是很聪明的人,他心疼闵玧其总是不好好吃饭,但他了解闵玧其不喜欢被人干涉的性格,他不会像老妈子一样唠叨引起对方反感的话,而是尽量在时机对的时候让玧其好好吃一顿。

小周末热闹的餐厅。 南糖二人运气好地占了最后一个卡座。 

闵玧其大爷似的依靠在墙和布艺沙发的夹角处,“南俊呐,你点吧,我不想动脑了。”说罢连眼睛也闭上了。

南俊笑笑,用智商148的大脑迅速选定了要点的肉类、酱汤,看见菜单上的羊肉串,抬头:“哥你好像有一阵子没见柾国了,他还好吗?听泰亨说他打算参加SUWAG公司的audition啊,哥不也是有帮SUWAG写歌吗?”

 “没见怎么知道好不好”闵玧其依然闭着眼,不耐烦地动了动。

金南俊看出了对方想避而不谈的意思,他实在琢磨不透。虽然相差了五岁,玧其和柾国的关系比起音乐上的前后辈,更像是有很多爱好的亲故,倔强不服输的个性更是相似的不得了,他玧其哥着实喜欢这个弟弟……

 “这样可不像哥喔,和柾国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可以找他谈谈。” 玧其知道南俊的“谈话”技术厉害得不得了,这个人的情商有多高,从他和性子不时疏离狂躁的自己保持了6年的友谊就可以看出来。

但是,他潜意识并不想让南俊知道这件事。

 “你别管了,由着它去吧。”玧其坐直了,进入自我防卫的状态。 

“玧其,你不相信我吗?跟我说说吧,到底怎么了,你也只有我可以倾诉了吧。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会贸然去见柾国……”

 “那小子说喜欢我” 

金南俊吃了一惊。

闵玧其双手摩挲着摆在面前的水杯,盯着里面漂浮的亮黄色柠檬片,娓娓道来:“大概是上个月,我让他来帮我录个demo,我夸他年纪轻轻歌词倒理解得到位,他说,那首歌很符合他的心情,是看着我才唱得那么好的……”闵玧其说着不自觉把头低了点,南俊只看到灰色帽子包裹下的薄荷色的发。“最后他还吻了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吧,或许我当时什么都没有想,竟然没有推开。过后他打了几次电话给我,我没敢接。他每天发来的Kakao我也没有怎么看。”

 南俊听着,把烤肉剪开,蘸上酱料,放到玧其面前的碟子上。 “其实,哥,你对同性之间的这种情感是怎么看的呢?”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看法。人活一辈子也不一定真的能爱上一个人,和异性在一起或者结婚,只是这个社会给个体设定的规则或者惯例而已。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相爱,无论是异性或者同性之间,都是值得祝福和肯定的吧。”

闵玧其把面前堆成小山的肉夹给南俊,说 “你是怎么看的呢?我觉得你是个很阔达很酷的人呐,该不会是听见我和男生接过吻就嫌弃我了吧?”

 “呀,怎么会呢?哥不要开玩笑了。我和哥是一样的想法。说实在的,泰亨和智旻,哥不觉得有点那个?” 

话题被巧妙地转移了焦点,闵玧其暂时卸掉了先前的沉重感,爽快地给自己喂了一大勺酱汤和一勺饭后,说 “那是,泰亨不是老喜欢粘着我吗?智旻好几次看我的眼光都不对呢。”